军事

脑洞大开的两个人告诉你未来的学校长啥样

2019-03-12 00:47: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如果,关于未来的学校的所有内容都和现在的学校完全相反,会是种什么样的体验?笔者邀请到 Eli Horowitz 和 Scott Teplin 两位,共同畅想

如果,关于未来的学校的所有内容都和现在的学校完全相反,会是种什么样的体验?笔者邀请到 Eli Horowitz 和 Scott Teplin 两位,共同畅想 2050 年的学校。

本文来源:。本文由 Tech2ipo / 创见 朱子尧 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24 年 现如今,我们必须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警惕,为我们的孩子们的未来保驾护航。在 2016 年,我们常常说的一个词就是「解构」——休闲娱乐、曲棍球运动、冰沙饮料…… 一切皆可被解构,当然,教育也不例外。这真是个美好的时代。但是,在所有事物都被解构了之后,还剩下什么呢?接下来又该做什么呢?

答案就是:欢迎来到破坏的时代——把过时的机制扫荡一空,再取而代之。那么,该如何开始,破坏掉这个已经趋于崩溃的学校系统呢?

出于对后代的考量,决策者们试着重新架构教室形态,先将之破坏,再使之得到改善。另外,该从何处入手呢?每年入学的那些笨笨呆呆的小孩子,就是很好的切入点。举例来说,我的侄子,Robert Frost Intermediate 的毕业生,近在试着给他的宠物鬣蜥蜴做嘴对嘴的人工呼吸。他说,他为自己呼吸了所有的空气而感到罪过。

关键点在于,教室是一条死胡同,是一个阴森可怖的陵墓,是一副没有价值的空壳,是以必须被摧毁。未来的教室,就应该是没有教室。

真理总是会在我们对某事物不抱希望,或是根本没有这么尝试过时,才会显现出来。那么学校的正确发展方向是什么呢?当然,就是在空闲时间里自由地玩耍。我们必须用拆毁教室时得到的砖石和板材,在原地建起一座操场,孩子们玩的滑梯、堡垒、秋千都要一应俱全。

如果你说,这听上去可不大像是个学校,那么我的应答是这样的:确实,如果你觉得没有哪个小孩能够在游乐园里学习到任何知识的话,我会这么回答你:嗯,到底什么是「学习」呢?滑冰坡道可以教给孩子们关于重力势能、摩擦力和角速度等物理知识,这样算不算是「学习」了呢?在沙箱里做出一个小型的沙漠生态群落,算不算是「教育性」的呢?

脑洞大开的两个人告诉你未来的学校长啥样

如果艺术课就是在墙上胡乱涂鸦,那就能称得上是「学校」吗?一名教师是无法同时结合每个学生的特点给予关心的——但是如果是教师坐在旋转木马上,而孩子们是在测试旋转木马的周长的话,是不是更有意义呢?

即使只是一架普普通通的秋千,都能教给孩子有关重力势能、支点以及其他相关知识。我哪里知道什么支点的物理知识哦!当然不知道了。所以这就是我要表达的——像我的空闲时间,就只是悲催地在家里练习双簧管。

在教育的框架外思考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要由内而外地变革教育体制。

不现实?理想主义?图样图森破?好吧确实如此。我们必须忘记所有的知识,这样才能重新学习。我们不但要摧毁教室,还要建立未来。

2037 年 现如今,我们必须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警惕,为我们的孩子们的未来保驾护航。正如那些有识之士已经预言的那样,我们的前辈们制定的那些误导性的教育政策,导致了整整一代的孩子们变得无知且危险。跳房子游戏并不能帮助记忆元素周期表,躲避球游戏长得也不像分子关联式。我们早就该知道这些的,可是我们直到现在才算是真正明白了这一点。

那些想尽办法逃课的孩子,虽然免受错误教育方式的伤害,但却往往受到了体罚。在荡来荡去的秋千上吃午饭?在浅水池里观察水栖动物的觅食?这些都是濒临消失危险的珍宝,但我们却无能为力。

然而,我们直到 2034 年才能告别这条简单粗暴的道路。美国 Tcuson 市的三年级学生 Walter Groon 爬上了天文塔上的一根爬杆,却忘了该怎么爬下来。在经历了惊心动魄的 73 个小时后,美国联邦应急管理局(FEMA)的一个空中分队才安全地把 Walter Groon 救了下来,但是随之而来的抗议声音和诉讼案件终导致了游乐场式「学校」的完全解体。

从中我们学到的经验教训是:我们的孩子们太过珍贵,他们是没办法一起玩耍的。我们必须保护和哺育这些孩子们的心智和身体。混乱是不可接受的,臆测也跟不上潮流了,只有安全是高于一切的。通过积累各类信息,加上全程控制,我们才能保证结果是精确且理想的。不论是体格上或是心智上的发展,都是基础的要求。为了理想的结果,我们必须仔细应对一切物质和数据,不论这些东西是从书本上学来的还是从食物中获取的。

所以说,我认为未来的教室形式应该是:咖啡馆。

智力的发展是一个生物学的过程,建构知识的三个步骤——汲取、分析、输出——和摄入、消化、成长的生理进程殊无二致。

以上三个步骤都能在一个流线型教学生态系统中发生,即使环境是封闭性的也不会受到影响。从营养学的角度来说,学生们接受低辐射的生物光子扫描仪的扫描,从而判断每个人的缺乏哪一种营养。一份适宜的餐食应该是在丰富的菜品中由机械依据个人情况自动挑选出来的,各种营养成分都能被制成营养液提供给每个孩子。教学也应当如此。

不喜欢坚果?我们为你提供含坚果营养的营养液!代数学得很烂?我们也能对症下药!除了坚果之外什么都不喜欢、包括代数在内的所有学科都学得很糟?没关系的啦,每名学生的需求都将被细致评估,再恰当地得到解决。

当然,有些人会为那些过时而毫无价值的食品哀痛不已,但这些对症下药的营养液无疑会给这些因循守旧的人敲响警钟。为了满足所有人的需求,我们的咖啡馆会提供一个自选沙拉吧台,提供各种各样的蔬菜供君选择(当然,由于学生们还不能独立做出判断,所以我们不能让他们自由选择)。我们甚至已经做出了一个人工生物圈,从事农业和畜牧业,甚至还能操纵天气(当然,我们也不能直接接触这个生物圈,以防大肠杆菌污染肉类)。

咖啡馆的菜单是很简单的:健康的体魄就能培育出健康的心灵。基于数据分析的目标、因材施教的课程,以及全程家长式的监管,就能保证让孩子茁壮成长。学习一定是个持续的过程,也不能刻意追求效果。我们往往就是太过看重孩子的教育了,以至于无法让孩子自立自强。

2050 年 现如今,我们必须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警惕,努力在下个星期来临时还是喘着气的。我去,我们都犯了什么罪过啊。

安全?管控?可见的结果?现在看来,这些词都是在玩儿我们啊。但是在十年前,我们的精英阶层还是真的相信这些麻痹人的想法能实现呢。对于少数学生来说,或许能实现这一点吧,但是有相当一部分的孩子们是不适应这个项目的——不管是因为突变的基因还是因为不喜欢营养液还是因为别的啥——这些孩子就不得不被重新分配到别的机构里去。

而接收孩子们的新机构往往就管不了什么,能让孩子们拿住笔就不错了。终,东南区机构(Southeastern Facility)的一组孩子们发起了暴动。而在咖啡馆式学校中,那些因肥胖而体格不够格的孩子们往往就接受不了那些看管课程和营养液,在突发状况下就会变得异常脆弱:被纸团砸中都会产生淤青,稍受苛责就会让器官受伤。不久以后,整个学校系统都崩溃了,随之崩溃的就是我们的城市。

我们现在整日在乡间游荡,找寻庇护所和食物。年轻不再是一个借口;所有三岁以上的孩子们都必须做好他们分内的工作,从掠夺者的虎口里保卫校车不受侵犯。而其他的人们,都在农场工作,换取生活资源。我们需要制作武器,净化水源,提炼含有杂质的粗糙燃料。在这些事情中我们能学到什么呢?我称之为双赢活动。我们动手在屋顶上安装投石器,通过化学手段存储发酵的食物,用粪便代替燃料。这是一个创造的时代。

确实,这是一个好机会,或者说,因祸得福。你看到那头病死的奶牛正在腐烂吗?这只是生命的循环而已。你看到那群行尸走肉的人了吗?他们的内心可活跃着呐。纳米管太空电梯的失败,正是因人类骄傲自大而结出的苦果。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在努力活下去的时代。

不幸的是,由于之前的失败教育,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做出哪怕一点点调整,除了随身携带武器之外,别无他法。移动式风车(mobile windmill)作为一种失败的可替代能源,已经在几个月之前坏掉了,而又没有人会修这种转啊转的东西。我们知道的,只有不断地移动。

上帝呀,我们悔悟了一切,我们已经受到了教训。只愿你让我们在死前减轻一些痛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