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广告商逼债疯狂的衬衫PPG债务危机再升级

2019-05-14 23:36: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PPG又成了瞩目的焦点!  4月21日,沪上某影响力极大的都市报A16版赫然出现了一个整版的“债务催收公告”。而被催债方则是尚未从资金链断裂漩涡中脱身的衬衫直销新贵PPG,催款者为上海中润解放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中润”)。中润是上海一家平面媒体经营公司。从2007年底PPG开始“抛售”衬衫,PPG和广告公司以及供货商的债务关系一直不断,关于PPG资金链紧缺的传闻一直甚嚣尘上,即便3月初其创始人兼CEO李亮宣布赢得总计8000万美元的大额投资也没法停息这类传言。

纠缠已久的债务

在该报的整版广告上,作为该报纸的广告代理公司,中润刊登的这份寥寥数百字的“债务催收公告”显示,截至2008年3月25日,批批吉衣饰(上海)有限公司累计欠前者2007年广告款165万余元。公告“望贵公司(PPG)从公告之日起立即与我公司联系,履行广告合约之支付广告款义务。”

致电中润,该公司广告中心总经理洪卫称,“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两家公司的事情原本想友好的解决,但事与愿违”。自从应付广告款截止期限到期后,经过屡次催缴,PPG没有给任何答复,公司法务部随后发出律师函,对方接收后依然没有任何回音。“只好采用这类办法”。

中润虽然只发出了公告,但已有数家广告公司和PPG打上了官司。“尽管只有4万多元,但我们咽不下这口气!”上海旷视广告行政负责人KAKA说。旷视是国内家与PPG进行广告合作的公司,双方于2004年6月签订了相关合同,PPG后来电视广告中一位男士在白色背景板前对衬衫的演绎,这1广告创意也是由旷视设计的,旷视还负责了PPG则电视广告的拍摄制作。但是原定于2004年8月就要付清的总额19.3万元的广告费用却到现在还有4万元未能结清。

“在付了后,他们说资金有问题,剩下的款就一批批地给,中间有将近6万元是分了一年多时间给的。”旷视方面表示。在今年2月开庭的诉讼中,旷世广告赢了这场官司,但“这四万块我们到现在也拿不到”, KAKA是早和PPG进行接触的广告人之一。

讨债难的原因是,当初与旷世签订广告合同的公司是上海佩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而按照PPG的官方说法“上海批批吉衣饰(上海)有限公司与上海佩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两个完全独立而不同的公司。自从上海佩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将品牌整体出售给批批吉后,相互间没有任何关联”,“不应当存在上海批批吉服饰有限公司应当为佩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承担债务1说”。

“没办法,法官去强制执行时都发现他们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但就是没人认账。”KAKA很无奈。在高峰时,PPG同时堕入5家广告公司与供应商的债务纠纷中。

疯狂的衬衫

PPG从问世以来,一直被誉为“轻公司”的代表企业,它是国内早采用直销销售服装的企业。简单的看来,PPG通过广告、目录、互联和呼叫中心,获得消费者的直接定单,原料采购、生产等则全部从外部整合。自从被风投一眼相中后,它成了众多竞争对手效仿的对象。多时,这样的公司有近30个,其中Carris、BBS、51衬衫、Ushan、Vancl等都加快了动作。

营销专家俞雷在自己的博客中指出这种模式的硬伤是:这类模式虽然不需要渠道和店铺的费用,但对广告的依靠却是巨大的。PPG几近没法期望广告只是一时轰炸,由于广告只要一停,订单也一定大幅度下滑。

而事实上,PPG的跟随者们也采用了重点在一二线城市大面积铺广告,与PPG们合作的广告公司也许会多过供应商。

2007年爆出的PPG和供应商之间的矛盾正是由于个别供应商的货品无法达到它们的要求,充分暴露了这家“轻公司”对上游产业链的微弱掌控力。

而PPG目前正计划将2000平方米的厂房扩建成8000平方米的厂房,略微变“重”后的PPG似乎希望对上游更具控制力。

而关于中润用整版广告催债的做法,PPG公司CEO李亮的没法接通。年初在媒体见面会上,当追问过去连续几起与广告公司之间的债务纠纷时,李亮表示:“我们2007年投了2.3亿元的广告,与广告商有四五百万的纠纷算甚么呢?”当时的李亮语气甚是轻松。

该公司媒体公关负责人李菲则对表示,虽同属市场部,但负责广告投放的人员和其并无工作中的交集,对是否欠中润165万的广告费也不甚清楚。

PPG公司COO黎勇劲则表示身在国外,对上述催债之举尚不清楚,但他强调PPG不存在着资金紧缺的问题。在不久前,接受来自注册在香港的3山公司3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后,PPG三轮投资已手握8000万美元。

如果PPG真的如黎勇劲所说,不存在资金紧缺,那么面对上海本地极其强势的广告公司,为何始终要欠钱,并撕破脸?截至发稿时,PPG始终未能正面进行答复。

女性乳房疼痛吃什么药
乳房疼痛怎么治疗
乳房疼痛如何调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