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专访酷派CEO刘江峰我们的机会在于等他人

2019-05-15 01:23: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导语】2016已经年底,这一年是通信圈风生水起的一年,也是渐露野心的一年,更是跌宕起伏的一年就让我们跟着厂商大佬一起来回顾他们眼中的2016,展望近在咫尺的2017。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孙悟空,去做救世的英雄。刘江峰之于酷派,正如大圣归来。

来到酷派,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我常常在思考我们未来的品牌形象应该是怎样的?如何去改变酷派,为消费者带来真正不一样的体验。刘江峰在接受搜狐科技《对话》节目专访时,这样说到。

12月15日,今天酷派新品发布会的SLOGAN是:改变者。我想,这个改变者,即是新机S1,也是这位新晋CEO,刘江峰。

熟悉通信领域的人一定是了解刘江峰的,带领荣耀品牌独立并创造出辉煌业绩,突然宣布辞职,随后创立生鲜电商公司。巨大的跨界使业界哗然,而更出乎意外的是,今年,在乐视收购酷派之后,刘江峰再次出山,这次,他是带着酷派CEO的职位回归。而不同于曾经中华酷联的风生水起,现在的酷派已经岌岌可危,亟待改变。

改造酷派便是刘江峰履新的使命。这一百多天的时间都过得非常充实。进入一个新的团队,需要完成诸如组织整合、人员调整、业务梳理、流程简化、效力提升等等一些列工作,至今我每天的工作都非常繁忙,他说。

刘江峰提到,过去老酷派创新不足,而新酷派则在严保产品质量的基础上,会鼓励员工发挥创造力。他表示,现在已顺利完成内部整合,接下来的重点会集中在去开拓更多的市场空间,树立全新的用户口碑。

对目前智能的格局,刘江峰认为不管是小米的互联模式,还是OV的线下模式,都反应了不同时期的特征。同时他还认为OV应当要感谢小米,小米出现致使许多深圳、东莞低端品牌破产,出现了巨大的市场空白,而这些店面则被OPPO拿下。

那末在已然白热化的剧烈竞争中,酷派的机会在哪?刘江峰的回答非常正直,我们在等他人犯错误,而我们不犯错误。先踏实做好产品,积累口碑,一旦有人犯错,用户就会重新开始选择,这时候口碑决定一切。

谈及新老大乐视,刘江峰也将酷派比喻为刚刚出嫁的新媳妇,婆家没钱的时候,更多地需要靠自己。而对这位正被推至风口浪尖被舆论包围的婆家,刘江峰认为任何企业在成长中都会存在一些挑战,包括酷派和乐视的合作,许多成功企业也都曾经历过这一环节。历史不是旁观者创造的,所以从局外看平台是不对的,不要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别人。

关于未来,刘江峰也作出了自己的判断。他希望能变成真正有智慧的设备,即在系统层面实现人工智能,从大数据中判断用户行为并作出回应,从而带来更少的打扰和更高效的信息处理方式。而刘江峰更是透露酷派在做一款双面屏,即一面彩色屏幕一面为墨水屏。除此之外,还有更加科技化的智能眼镜。

在专访中,刘江峰所说的这句话让我感触颇深随着时间的推移,消费者会做出选择。一定能看到酷派的改变和酷派的不同。恳切且坚定。

以下为搜狐科技《对话》节目专访刘江峰实录:

搜狐科技:江峰总,您之前在行业曾创下非常了不起的成绩,以后又前往电商行业,如今再次回到圈,您有甚么想法和经历想和我们分享的吗?

刘江峰:大家可能比较清楚,我曾在一家公司工作近20年,后来又在互联行业做了10年多的时间,还因此变成了一个红,这段经历对我个人职业生涯而言,有着很多收获,让我对互联本身有了更加深入全面的认识。在我看来,互联对传统经济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在我眼里,互联更多偏向于纯软件,所以它需要通过一个媒介去与传统产业进行沟通,这也是促使我重回智能硬件领域的一大重要原因。

在未来,软件与硬件将会有更加深层次的融会,如此才能真正给互联+或是+互联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来到酷派,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我常常在思考我们未来的品牌形象应该是怎样的?如何去改变酷派,如何去为消费者带来真正不一样的体验,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搜狐科技:酷派从cool 1 dual,到现在新品的发布,中间隔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期间酷派都在做些什么?是正酝酿什么大计划吗?

刘江峰:自我进入酷派以来,这一百多天的时间都过得非常充实。进入一个新的团队,需要完成诸如组织整合、人员调整、业务梳理、流程简化、效率提升等等一系列工作,至今我每天的工作都非常繁忙。

以今天即将发布的酷派改变者S1来说,这是一款高智能、高品质的旗舰产品,在终究上市发布前我们常常需要为此花费个月的时间。

现在,我们已经顺利完成了内部的整合,接下来我们的重点任务将集中于通过酷派改变者S1的上市,去开辟更多市场空间,树立全新的用户口碑,刷新消费者对酷派千元机、商务机的传统印象。刚才提到的cool 1 dual自上市之后,无论市场还是用户都给予了我们很多积极的反馈,出色的双摄功能让人们印象极为深刻。但是我们仍希望能给消费者带来更多,更不一样的感受,相信这一次酷派改变者S1的发布,能给予大家一个全新的体验。

搜狐科技:您刚才提到来到酷派之后组建了全新的团队,也将带来比较大的改变,具体的改变是在哪几方面呢?跟之前老酷派有何不一样的地方。

刘江峰:一是重抓质量和产能。虽然这两点几近所有人都在提,但并不一定能真正使之成熟。对企业而言,产品质量就好比杯子的杯底,没有质量再多的营销宣传就好比将水注入无底的杯中,只能平白流失。所以我们必须不断提升我们的产品质量,一步一步永不停止。第二在于企业文化,过去酷派更多在强调工匠精神,像许多传统企业那样注重于产品层面的雕琢打磨,但在创新方面却有所不足。现在我们团队的全新口号是安静生产,自由飞翔,在大家都能出色完成本身工作的前提下,酷派希望能不给员工太多的约束。只要有好的创意,我们都鼓励员工去进行尝试,哪怕失败也没关系。

搜狐科技:酷派前段时间被乐视收购以后遭到了很多关注,可能这段时间,乐视的生态模式又被大家提出来,也遭到一些质疑,您认为目前乐视的状态对酷派的改革有没有影响?

刘江峰:任何企业在成长中都会存在一些挑战,包括酷派和乐视的合作,许多成功企业也都曾经历过这一环节。历史不是旁观者创造的,所以从局外看平台是不对的,不要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别人。其次,虽然酷派是1993年成立的,大家会认为它已经很老了,但是你算一下,如果是一个人,也就才23岁,刚刚出嫁,只不过嫁的婆家不是很有钱,只能靠自己,要自带干粮,是你自己来造血。所以现在我们酷派依托自己,当然也会整合乐视的资源。

现在光有硬件不行,光有软件也不行,硬件和软件都要完美。

很多年轻人都会形容是我们人体的外延,你没带钱包可以,但是没带是绝不可以的。它已经成为我们工作、生活、文娱、社交等方面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这时候怎样让体验更简单再简单一些?这是我们重要的任务,所以大家可以看到酷派的新口号,就是simply good,中文暂时可以叫做简而非凡,这也是我们产品的定义。

酷派和乐视毕竟是两个公司,虽然在产品方向和品牌方向,乐视可能更像互联,而我们采取的是消费电子模式,但未来会相互靠近。

搜狐科技:您怎么看待现在的格局?

刘江峰:将来中国智能的天下一定是中国产能,中国产能的崛起说明目前业态创新已到了后半程,所以你看到更多的创新是在营销上的,比如说我的镜头要升级,或我们1些小的软件体验改进等,我觉得前几年小米做的比较好,后来华为比较好,现在OPPO、vivo比较好,当代是一个剧烈变迁的时期,不同的时候有不同的特点,大家对的依赖性越来越重,这将引起消费心理的改变,对酷派来讲,需要判断未来的消费趋势体验是重要的,购买是种体验,服务也是种体验,每部分都有其价值,比如小米,他已很成功了,不过仅基于互联和电商的模式的支撑,小米已无更多发展空间,线上与线下结合的营销模式并不现实。

OPPO的成功在于,除产品做得好,渠道也做得深,另外则要感谢小米,由于小米出现致使很多深圳、东莞的低端品牌破产,出现了巨大的市场空白,这些店家后来都在销售OPPO,但未来也面对很大的挑战,能不能进一步将产品做好将是oppo的关键。

随着时间的推移,消费者会做出选择。一定能看到酷派的改变和酷派的不同。

搜狐科技:在激烈的竞争当中,酷派的机会在哪?

刘江峰:我们在等他人犯错误,我不犯毛病,等他人犯错误,这就是酷派的机遇。现在全球市场还在增长,但是主要在海外比较发达的国家,而且越发达的国家,苹果、三星的份额越高,三五年之内我们很难到达那个程度,所以我们要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积累口碑,一旦有人犯错,用户就会重新开始选择,这时候口碑决定了一切。

搜狐科技:您判断用户的喜好趋势是什么模样呢?

刘江峰:这个没有固定的说法,消费者被引导,有时候是被文章和广告引导,有时候是购买时被导购引导,OPPO的线下导购气力就很强。

排除这些因素,消费者更在乎产品本身的体验,无论是续航能力、不卡顿、不发热,还是拍照、音乐、玩游戏的优质体验,大家看到的功能利益点基本上就是这些,有的是照相做的好,有的是续航做的好。现在的智能还不够智能,我们希望它变成真正有智慧的,它能够根据数据了解你,你所有的喜怒哀乐它都能够了解,并判断你的行动,主动设置让信息来找你,而非你去找信息。所以,我们规划在明年推出一些初步具有人工智能功能软件产品,配合。比如更少的打扰你的,它可以在不经意间用一种很委婉方式提示你有信息要处理,或可以帮助像我这样一个重度用户的,经常看,会感到眼睛干涩模糊,而电子墨水屏就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效果远远超过现在的。明年我们将会推出一款双屏电子墨水屏,将会是一款非常能满足用户需求的。我相信还是要从用户本身出发,关注用户的使用习惯及需求。

搜狐科技:刚才您提到两个方面的创新,一个是软件系统层面的,可能包括人工智能方面,还有硬件方面的,比如您提到的双面屏,酷派在研发方面大概是怎样的投入?

刘江峰:我们现在相当于两个公司合并在一起,目前大概拥有2900名员工,研发人员1500人,其中85后占到70%,就像刚刚提到的,我们是一家非常年轻的公司,员工平均年龄在210六七岁左右,这样一家公司,是有很多可能的,比如像我们即将发布的这款产品,是次有品牌在上配置两个完全一样的音箱和喇叭,拥有更立体式的效果,音量比一般大两倍,全部播放声音的效果会非常好。这是我们与哈曼的调音团队共同研发制作的,明年我们也会做一些类似于Googleglass的智能穿着产品,但是会更轻盈,就像我们平时带的眼镜一样。

搜狐科技:您觉得这类主要做消费品的团队做智能硬件,会是的附属品还是单独的个体?

刘江峰:不,它还是围绕身体的穿戴设备,不会把它当作来做,算是的延伸,替换的是你现有的眼镜、手表、戒指,如何与产生交互?变成一件贴身的东西,帮助我们更好地处理好人和社会、人和人的边界和你自己的边界,将是我们研讨的课题。

现在我们频繁被打扰,导致我们的生活质量在下落,我们想做一些工作让人不要那么频繁地被打扰,,但人有的时候很难约束自己,像条件反射一样忍不住去看,这就需要我们改进软件功能,在酷派,我就有能力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们真的希望自己改变,我们也希望能够改变好消费者的体验,并改变行业的一些东西。

搜狐科技:刚才您提到改变者,其实咱们这次发布会的主题就是改变者,这款您认为是一个转折点,这款从开发到后期是由您完全主导的吗?

刘江峰:应当说是由我们团队完成的。

搜狐科技:而不是您之前的原型吗?

刘江峰:是的,我们这款产品叫酷派改变者S1,是新开发的全新产品线,这是一个安卓旗舰型。

搜狐科技:而且是满血版的。

刘江峰:821我们做了联合深度的调试,因为在通用版一定是满足所有的需求的,但是比如玩光荣方面,一定是满血状态,包括我们调优化的每一个包的延伸都能减少几毫秒。我自己个人觉得,我们对音乐的效果也有了很大的提升,我们在这个里面有很多别人之前没有做的,包括定位,我们定位的速度比他人早快半秒,就是同样的位置,特别在城市里。

搜狐科技:我们内部对这个有没有什么期待或者具体的目标?

刘江峰:我们的目标就是让用到的用户真满意,说它好,对于做来说,虽然我们有目标,但是我们不能寻求风格和过度的规模,都是摔死在风格和范围上。

搜狐科技:之前看到酷派S1主打游戏,但改进不止游戏,可能音效和续航都有改进。

刘江峰:双喇叭音量也大,玩的时候要能嗨,固然听音乐本身也可以进行改变,过去很多老酷派的用户一直支持酷派的发展,我们会通过一些新的产品让他们慢慢体验到不分年幼和年长,这次我们双设版出来以后,在岁的用户里之前是很少的,这次他们以一个双设产品很新奇,只有1000来块钱,大家很好奇,这批人他也讲究实用去买了这款产品,这里面一定是能够玩游戏和听音乐的人去用,因为我们讲游戏,其实外在也很漂亮,手感很好,但是屏可能5.5寸,以前酷派的千元机用户不一定喜欢,可能价格上去的会遭到影响,但是没关系,我们还有照顾他们的产品,就是VC899全金属,打入不同高中低产品,有的讲求实用,有的讲求新,有的讲求好看,女孩子都喜欢拍照要拍照好。

搜狐科技:总结一下,要用产品说话,再加上一定程度的营销活动,就能让消费者接受。

刘江峰:我们做好自己,刚刚说了,我们要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产品,他人就会看到我们的改变。

搜狐科技:我们前一个产品,1和1C的一些成绩跟大家讲一讲。

刘江峰:1C我们卖了4五个月,大概快半年了,1C刚上市,我刚才说899,现在在京东和天猫现在还是很受欢迎的,但是针对这部份人群我们看到单纯打性价比,就是你落在签约站上,别人首先给你贴上性价比标签,这个时候我们在走性价比的路线,路会越走越窄,但是还是会推出性价比的产品,但是我们希望为用户提供性价比和别人差异化更大的东西,让对你有用,能帮你一点忙,比你省下100块钱更有意义和价值。

搜狐科技:咱们新的产品除了打高端品牌,利润方面会增加吗?定价策略是怎样的?

刘江峰:定价方面,我们在高端机上面的旗舰以前推的不多,以前铂顿是和电信一起合作的,这次我们对市场的局势,大家要放心首先这个产品在质量和品质上,包括软件上,都做了大量的测试,所以这是我们应该去思考的东西。至于利润多少不重要,对我们来说,重要的还是经营好岗位,不能亏欠,杀人的买卖不能干,亏钱的买卖也不能干。

搜狐科技:您提到一些可能比较面向于未来的产品,比较出色的科技产品,这个已经开始在研发了是吗?

刘江峰:对。

搜狐科技:您是否是觉得在未来,从明年开始,我们每个厂商会开始专攻未来黑科技的产品,可能在补平这种研发能力吗?

刘江峰:我相信刚刚说的,产品是重要的原动力,一个是道,一个是术,我们看到的改变就是产品的改变。

痛经怎么调理根治
经量多有血块的原因
月经后期有血块怎么办
分享到: